主页 > 经学思想建设 > 解经和新“卧尔兹” > 全国“卧尔兹”演讲比赛作品 >

做一个宽容的穆斯林

【字体大小】 [] [] []2016-05-23 10:44 文章来源:《中国穆斯林》杂志 作者:魏尚举

奉普慈特慈的真主之名

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,穆斯林是爱好和平的人,和平与宽容都是伊斯兰教倡导的美德。《古兰经》教导我们:“你们当争先趋赴从你们的主发出的赦宥,和那与天地同宽的、已为敬畏者预备好的乐园。敬畏的人,在康乐时施舍,在艰难时也施舍,且能抑怒,又能恕人。真主是喜爱行善者的。”(3∶133-134)真主在经文中把“抑怒、恕人”的人称为:“敬畏者、行善者”,并给他们许诺“赦宥”和“天与地同宽的乐园”。因此,我们作为穆斯林,理应竞相行善,并宽容待人。

但是,怎样才能做到“恕人”呢?真主的使者、先知穆罕默德(愿主赐福他并给他安宁)为我们做出了榜样。在复兴伊斯兰教的初期,愚昧、黑暗的阿拉伯半岛,部落战争不断,血亲复仇盛行。穆圣奉主命宣传伊斯兰教后,愚昧的古莱什贵族和无知的多神崇拜者为了自身的利益,极力反对,他们对穆圣软硬兼施,但终不奏效,转而对穆圣肆意侮辱,残酷迫害,最后密谋杀害。一次,穆圣和年幼的女儿法图玛在“克尔白”做礼拜,正当他鞠躬时,一双罪恶的手将脏物倒向他的贵体,只有法图玛哭泣着上前帮助清理⋯⋯。当迫害加剧时,是《古兰经》的教导滋润了他的心田,“你要原谅,要劝导,要避开愚人。”(7∶199)“你应当原谅他们,你应当说:‘祝你们平安!’他们不久就知道了。”(43∶89)穆圣不仅自己忍受种种困境,而且还常常以宽容对圣门弟子加以勉励。一次,穆圣给圣门弟子讲述:从前,一位圣人遭到无知族人迫害,被打得头破血流时,还祈求真主说:“主啊!你原谅我的族人,因为他们是无知的。”这个故事使圣门弟子们深受教育,激发了他们学习宽容美德的决心。迁移麦地那后,穆圣和穆斯林们在真主的襄助下,克服了无数的艰难困苦,终于迎来了麦加的解放。麦加人惶恐地聚集在“克尔白”天房周围,等待穆圣的发落。按照一般的逻辑,他们必遭严惩,但穆圣看着这些昔日的敌人,迫害自己和穆斯林的仇人,却这样说道:“今天对你们毫无遣责。你们去吧!你们是自由的。”如此宽阔的胸襟,如此宽容的对待,令古莱什人十分感动,他们当时就对穆圣表白心迹:我们作证万物非主,唯有真主;我们作证你——尊贵的人是真主的仆人和使者。并纷纷加入了伊斯兰教。

总之,要成为一个爱和平,讲宽容的穆斯林,就必须以穆圣为榜样,学习他那仁厚、宽容的品德,用真心去感受他伟大的人格魅力。穆斯林讲宽容应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一是宗教间应当宽容。现代社会是多种宗教并存的社会,宗教对话、宗教宽容已成为大多数宗教信众的共识。《古兰经》告诫我们:“对于宗教,绝无强迫;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。”(2∶256)这节经文告诉我们,虽然伊斯兰教是人间正道,是真主的宗教,也不能强迫人去信仰它。《古兰经》说:“你说:‘真理是从你们的主降示的,谁愿信道就让他信吧;谁不愿信道,就让他不信吧。’”(18∶29)同时,《古兰经》还发出了宗教信仰自由的召唤:“你说:‘不信道的人们啊!我不崇拜你们所崇拜的,你们也不崇拜我所崇拜的;我不会崇拜你们所崇拜的,你们也不会崇拜我所崇拜的;你们有你们的报应,我有我的报应。”(109∶1-6)穆圣还禁止穆斯林诅咒多神教徒的偶像,不管他们对偶像有多么憎恶,崇拜偶像的习俗有多么荒谬。而伊斯兰教在世界上以惊人的速度和平传播的历史,就是《古兰经》倡导的宗教宽容的真实写照,作为新时代的穆斯林,对此应该好好思量并切实做到。

二是民族间应当宽容。人类来自一个祖先,皆属真主的仆人,是伊斯兰教人类大同的思想基础。《古兰经》说:“众人啊!我确已从一男一女创造你们,我使你们成为许多民族和宗族,以便你们互相认识。在真主看来,你们中最尊贵者,是你们中最敬畏者。”(49∶13)这段经文告诉我们,人类是阿丹和哈娃的后裔,民族和宗族的差异,不是为了让人类互相仇恨、敌视,而是要他们互相交流、认识,成为朋友。伊斯兰教还认为,在真主面前人人平等,谁也不比谁高贵优越,穆圣说:“白人不比黑人优越、阿拉伯人不比非阿拉伯人高贵。”我们生活的国家是56个民族的大家庭,56个民族56朵花,56个民族是一家,平等相待、和睦相处、宽容互谅已经成为处理民族问题的主题。新型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已给“民族宽容”注入了新的含义。

三是人与人之间应当宽容。人与人之间要公正相待,要仁慈、大度、自我牺牲、要克己为人,富有同情心;信仰上要坚持“宗教无强迫”的原则,要严于律己,宽以待人;即使是敌视自己的人,也要“以德报怨”,以宽容的态度去善加对待。《古兰经》教导说:“你应当以最优美的品行去对付恶劣的品行,那末,与你相仇者,忽然间会变得亲如密友。”(41∶34)因此,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信仰上应互相尊重,生活中要融洽相处。穆圣就特别强调搞好邻里关系,尤其是非穆斯林的关系。穆斯林与穆斯林之间更应团结、爱护,正如穆圣所说:“穆民之间犹如一个身体,一个肢体有病,其它部位都会为之发烧痛苦。”穆斯林绝不可互相仇视、背弃,不可打骂、背谈、诽谤、嫉妒穆斯林。穆圣教导说:“背弃穆民三天的人,不是我的教民。”我们伊斯兰教还规定了许多穆斯林之间应尽的义务,如回答道安,因答喷嚏,探望病人,应答邀请,帮助贫困者,发送亡人等。就是为了培养穆斯林之间团结、友爱、宽容精神的具体措施。

我们所信仰的真主是宽恕的主,《古兰经》中多次提到“真主是多恕的,至慈的。”人类犯下的任何过错,只要诚心悔改,都可得到真主的饶恕。真主还要求穆斯林对人宽容,《古兰经》教导说“如果你们恕饶他们,原谅他们赦宥他们,〔真主就赦宥你们〕。”(64∶14)伊斯兰教的功修也同样体现了宽容性,如无水作大、小净的时候可以作土净;旅行的人可以短做四拜的礼拜;斋月期间因病、因故的人可以推迟封斋,以后补斋;礼拜的人可以根据情况“站着、坐着、躺着”进行;在“非出自愿,因势所迫”之时,非法的饮食也成为合法之物等等,表明了伊斯兰教是使人容易不使人困难,讲究宽容的宗教。

即使在对敌作战时,伊斯兰教的宽容精神也有所体现,《古兰经》说:“你们当为主道而抵抗进攻你们的人,你们不要过分,因为真主必定不喜爱过分者。”(2∶190)每次出征前,穆圣都要对出征的将士们嘱咐“不要杀害妇女、老人、儿童,不要砍伐树木”。“杀人抵命”是伊斯兰法的基本原则,也是各国现行法律的通行规定,但伊斯兰教对非故意的杀人没有排除宽赦的可能。《古兰经》说:“信道的人们啊!今以杀人者抵罪为你们的定制,公民抵偿公民,奴隶抵偿奴隶,妇女抵偿妇女。如果尸亲有所宽赦,那末,一方应依例提出要求,一方应依礼给予赔偿,这是你们的主所降示的减轻和慈恩。事后,过分的人,将受痛苦的刑罚。”(2∶178)这段经文给当时阿拉伯半岛盛行的“血亲复仇”提出了合理解决之道,就是通过“依礼赔偿”而进行“宽赦”,使得“怨怨相报”的传统恶习得到有力的遏制。被亏害的人,伊斯兰教也要求他以和为贵,宽大为怀。《古兰经》训示:“恶行应得同样的恶报。谁愿恕饶而且和解,真主必报酬谁。真主确是不喜爱不义者的。”(42∶40)“宽免是更近于敬畏的。”(2∶237)

那么,也许有人要问:难道伊斯兰教所倡导的宽容就没有一点原则可讲?当然不是这样。首先,从信仰上来讲,每个穆斯林都应认主独一,任何以物配主之罪都得不到真主的恕饶,《古兰经》说:“真主必不赦宥以物配主的罪恶,他为自己所意欲的人而赦宥比这差一等的罪过。谁以物配主,谁已犯大罪了。”(4∶48)另外犯下故意杀人、抢劫、贩毒、挑起民族纠纷等罪恶的人,无论是国法,还是教规,都会对其严加惩处,绝不宽容。而就是这等人,只要他们真心悔罪,归信真主,在受到应有的惩罚之后,也有望得到真主的宽恕。

穆斯林兄弟们:让我们遵守《古兰经》的教诲,以穆圣为榜样,从我做起,倡导和平、宽容的美德,做一个宽容的穆斯林,对社会,对民族,对教门多做善行,以期获真主的“赦宥”和“与天地同宽,已为敬畏者预备好的乐园。”

(选自《中国穆斯林》2002年第一期)

光辉历程60周年——纪念中国伊斯兰协会成立60周年
更多>>图片新闻